新闻中心

世界粮价攀新高,直逼中国粮食安全

 在物价一片喊涨声中,联合国日前发出的世界粮食价格指数再攀新高的警告,不免又让人增添了几分危机感。世界粮价的节节攀升,在世界范围内可能引发的危机是世界性的通胀,一些国家可能发生动乱,贫穷国家则可能陷入饥荒;在粮食几乎依赖进口的我国,则再次凸显了与我们..

       在物价一片喊涨声中,联合国日前发出的世界粮食价格指数再攀新高的警告,不免又让人增添了几分危机感。世界粮价的节节攀升,在世界范围内可能引发的危机是世界性的通胀,一些国家可能发生动乱,贫穷国家则可能陷入饥荒;在粮食几乎依赖进口的我国,则再次凸显了与我们息息相关的粮食安全问题。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1月5日发布月度报告说,去年12月的世界主要粮食价格指数再攀新高,这是粮价指数连续第六个月上涨,而且比2008年喀麦隆、埃及、海地等国因粮价高涨而发生暴乱时还要高。糖与肉价甚至上升到1990年有纪录以来的最高点。由于近来的气候状况令人担忧,玉米、小麦和其他谷物的价格可能还会继续攀升。

       俄罗斯因干旱和林火导致农作物欠收,迫使俄政府去年8月份禁止2010年的小麦出口,国际市场的小麦价格也因此涨到两年来的最高。此外,美国的玉米价格上涨超过50%,黄豆价格则涨了34%。全球小麦价格高涨也使非洲国家莫桑比克的面包价格上升30%,并在去年9月引发骚乱,造成13人死亡。澳大利亚从去年底以来发生水灾,使小麦、食糖和煤炭等商品的价格持续上涨,开始影响出口食品价格,对印度、孟加拉国和日本等国的市场造成冲击。

       显然的,气候变化,世界性的通胀,加上世界人口的增加,以及像中国、印度等人口大国国内消费需求的急剧扩张,在在都对世界粮食的供应和价格形成巨大的压力,也让世界大粮商有更大的空间操控市场和价格。亚洲本来是世界的主要粮仓,但由于经济发展、人口增加等、农作物生产增长速度滞后等因素,一些国家已从原来的粮食净生产国转变成粮食净消费国。如菲律宾、印度尼西亚等国,现在都需进口白米。因此,如何确保粮食供应和价格的稳定性,是我们必须面对的艰巨挑战。

       据报道,印度尼西亚总统尤多约诺呼吁人民应该在自家花园种植蔬菜,以对抗通货膨胀。当局正准备推出鼓励人民种植辣椒计划,作为辣椒供应短缺的短期解决方法之一。尤多约诺说:“所有家庭应该发挥创意,自己种植蔬菜。”而贸易部长冯慧兰则以身作则,在自家花园里种植了大量的辣椒。新加坡人肯定无法仿效这样的做法,因为,我们超过80%人口住在组屋,根本没有自家的花园。

       新加坡的持续生存,只能依靠自己的一套粮食安全策略。经过过去几十年来的经验积累,加上政府的深谋远虑,我国的粮食安全基本上是得到保障的,除非发生了世界性的大动乱。因此,这些年来,尽管世界各地的粮食生产不时遭遇天灾等因素的干扰,并出现巨大的供应与价格波动,国人却始终能安稳地度日,没有引起多大的危机感。这一事实也说明了,政府迄今为止的粮食安全策略是行之有效的。不过,面对世界粮食供求的新形势和越来越大的不确定性,我们的应对策略也有必要进行不断的检讨和更新。

       简单地说,我国粮食安全的保障,一在于开拓多元化的外来供应源;二在于充分利用本土的有限资源,开发现代技术,进行某些项目的密集式生产,如鸡蛋与鲜鱼;三则是尽可能地储备主要粮食,如白米。鉴于预见到粮食价格日后会更剧烈波动,我国须扩大粮食进口来源,同时促进本地农业发展,双管齐下地确保粮食供应与价格保持稳定,国家发展部在2009年设立了粮食基金(FoodFund),资助业者,与他们共同承担开发海外粮食来源区及提高本地农业生产力的费用。基金主要用于开发人民日常主要粮食,包括鱼肉、鸡蛋、蔬菜、米饭、鸡肉和猪肉。基金的首年拨款为500万元,去年增至1000万元。国家发展部属下的农粮与兽医局希望这能使更多促进本地农场增产的项目受益,并吸引更多投资者及项目。